最新消息:佳人网(jiaren8.com)---阅读改变自己,只为认真做自己;看美文,上佳人

鲁迅对女性穿搭的建议

佳人 乱世佳人 1520浏览

一次萧红穿了红上衣,鲁迅从上往下看了一眼说:“不大漂亮。”不漂亮不是样式不好,而是颜色不对。

鲁迅对女性穿搭的建议

“一次萧红穿了红上衣,鲁迅从上往下看了一眼说:“不大漂亮。”不漂亮不是样式不好,而是颜色不对。”

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鲁迅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严肃中年男,直至在仙台拜访鲁迅就读过的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看见周树人君少年时的照片,顿时惊呆了——

修得一丝不苟的小眉毛,有少许刘海的偏分短发,还有当时最时髦的立领学堂装。这样子很容易联想起太宰治写的《惜别》:“周先生一换上旅馆的棉和服,简直就像商家的少爷一样俊雅”。《惜别》的主人公原型便是留学日本时期的鲁迅,太宰治虚构了一位在日本东北某村行医的老医生,他在“遥远的四十年前”也就读于仙台医学专门学校。

通过他的讲述,我们得知了当时鲁迅的故事。有意思的是,太宰治与鲁迅,不是亲朋,也非故知,从哪里得到这样的印象呢?也许,他真的去采访过鲁迅在仙台的同学?要不,为什么会有如此逼真的描写呢?

鲁迅在东京时期,甚至自己设计过服装。1911年,他给自己设计了一件类似马夹的大衣,样式简单,设计了暗扣,看上去挺括而新潮。他的挚友许寿裳在《亡友鲁迅印象记》中回忆,那确实是鲁迅新置的外套,“形式很像现今的中山装,这是他个人独出心裁,叫西服裁缝做成的,全集第八册插图,便是这服装的照片”。此处“全集”,是指1938年版的《鲁迅全集》。

左为鲁迅仙台同学照,右为鲁迅自己设计的服装

从这件当时的奇装异服来看,鲁迅的审美真心不坏。除了设计衣服,鲁迅也把自己的设计才能发挥在了书籍装帧、封面设计上,木心曾经说鲁迅文章里有黑白两色,完全是木刻式的。《女娲补天》中的那道红光,造人初始的灿烂的意象,太阳、月亮,莽莽苍穹里有一种苍茫和浑厚,也完全是美术带给他的灵感。

他对颜色确实敏感,所以,他曾经给作家萧红上了一堂生动的时尚颜色课程。一次,萧红穿了新的红上衣,鲁迅从上往下看了一眼说:“不大漂亮。”不漂亮的原因不是样式不好,而是颜色不对,鲁迅的观点是:

各种颜色都是好看的,红上衣要配红裙子,不然就是黑裙子,咖啡色的就不行了;这两种颜色放在一起很浑浊……你没看到外国人在街上走的吗?绝没有下边穿一件绿裙子,上边穿一件紫上衣,也没有穿一件红裙子而后穿一件白上衣的……你这裙子是咖啡色的,还带格子,颜色浑浊得很,所以把红色衣裳也弄得不漂亮了。

这样的观点,放到今天任何一本时尚杂志中去,都不过时。民国时尚达人鲁迅还认为,“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子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的宽……”他甚至犀利地指出,萧红穿的那双靴子并非专门的女靴,而是军靴,并且,萧红把这双靴子穿错了——因为靴子的前后都有一条线织的拉手,这拉手应该是放在裤子下边的。

东北大妞萧红开始访问:“周先生怎么也晓得女人穿衣裳的这些事情呢?”

“看过书的,关于美学的。”

“什么时候看的……”

“大概是在日本读书的时候……”

“买的书吗?”

“不一定是买的,也许是从什么地方抓到就看的……”

“看了有趣味吗?”

“随便看看……”

“周先生看这书做什么?”

……

鲁迅没有回答。萧红说,看他“好像很难以回答”。还是许广平在一旁解围: “周先生什么书都看的。”但鲁迅的时尚建议确实独到的,一次,萧红要去参加宴会,她要许广平给她一条绸带来束发。米色、绿色还有桃红色的发带一堆,许广平选了一根桃红色发带系在萧红的头发上说:“好看吧!多漂亮!”又拉着萧红给鲁迅看,她觉得这样的萧红是美丽的。然而鲁迅的反应非常激动,“他一看,就生气了,眼皮往下一放,说:‘不要那样装饰她……’。”

细细一想,众多红色中,最挑人的是桃红色,桃红柳绿,虽然是嫩的,却太过挑剔,《金瓶梅》里,只有潘金莲这样妖娆的女子,才能压得住桃红色,所以初次见面,西门庆第一眼看到的,是她的桃红裙子。这样的颜色,放在萧红身上,便实在很难想象了。

如此时髦的鲁迅先生,却看不惯上海滩的时髦女性,他在文章里刻薄挖苦道:“然而更便宜的是时髦的女人,这在商店里最看得出:挑选不完,决断不下,店员还是很有忍耐的。不过时间太长,就须有一种必要的条件,是带着一点风骚,能受几句调笑。否则,也会终于引出普通的白眼来。”那时,他早已不是早年在日本留学时温润的“商家少爷”,而是把V领开到肚脐眼的毛背心束在高腰裤里,再加一件毛线外套,得意洋洋地叉腰站着微笑的中年男子。也许,只是因为那背心是MISS 许亲手织成的吧!

转载请注明:佳人网 » 鲁迅对女性穿搭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