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佳人网(jiaren8.com)---阅读改变自己,只为认真做自己;看美文,上佳人

童年时候的单车

佳人 乱世佳人 1197浏览

小时候时我爸给我买过一辆单车,算是我为数不多的美好童年回忆。买了没过多久我去看电影便给弄丢了,我爸叫我去派出所时被人用漆喷了面目全非我没认出来,我爸生气了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满地找牙。

单车

一喜欢看“爸爸去哪儿”的傻逼朋友问我有没有想过要个小孩子。我冷笑,无非是多了个和我两看相厌的生命。我从小就怕我爸妈,我脸上有一块不太明显的疤,这疤怎么来的我一直不知道,据我妈说是我吃饭拿筷子敲碗被我爸随手一筷子戳的。据我爸说是我妈指甲太长一记耳光划拉的。至于哪个版本是真的我实在记不起,不过疤痕却在脸上留下印记,父母给我制定了太多的标准,令人失望的是作为父母的赛马我显然跑的不够快。童年实在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光之一,留给我的遗迹只有敏感而自闭。

时至今日我依然对两种职业满怀恨意:警察和教师。我爸是小镇一警察,沉默而粗鲁,因为工作性质暴力倾向日渐显露;我妈师范毕业后教书,泼辣而精明。二十一岁生下我时有太多不切实的期待希望在我身上得到延续。我爸脾气不好并有暴力倾向,我妈骄横而任性,记事起的童年无时无刻不伴随的父母的争吵。有一次我妈打了三天两夜麻将没有回家,我爸抓赌把我妈关了一天局子。放学时刚走到楼下就看见我妈提着两把菜刀追着我爸跑,回家后我目睹我妈把我爸的衣服一件件割碎。而我,躲在柜子里看书和去街机厅玩拳皇成了我仇恨世界的武器。

我妈常问我她跟我爸离婚我跟谁,由于不能选择自己生活我只好沉默不语。直到如今他们任没有离婚,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维持着他们的婚姻关系。我妈说是因为不想给我一个残缺的家庭,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她越这样说,我便越对自己满怀恨意: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大抵不会如此痛苦。也对他们满怀恨意:你们婚姻的不幸为什么要由我来承担。

初中开始我去重庆读书不常回家,并对想家而哭泣的同学十分不理解:家,有什么好想的?依靠一点儿小聪明也曾靠过不错的成绩,但从来不能令他们满意:你看谁家那谁谁谁这次又考了年级第一。我困惑而苦闷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巨大的焦虑让我在每一个雨夜都无法睡眠,雨天失眠的毛病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养成的。高中时开始抽烟酗酒,逃课沉迷于网吧,十七岁谈了场不成功的恋爱,伴随着自然是一次次的争吵,暴打,谩骂以及恨铁不成钢的哭泣。偶然翻开高中时的日记,里面充满了对自己和旁人的不信任,自我身份的质疑,孤独的对整个世界进行抵抗,迫不及待并且盲目的寻找理解。高考时考了个远远低于父母期望的野鸡大学。我常常梦起高考成绩出来时父母不甘而失望的眼神,我却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慰。

或许是梦彻底破灭后的破罐子破摔也或许是单纯的打到手疼了,大学以后父母对我不再有诸多约束,为数不多的交流也有种刻意伪装的小心翼翼。芦山地震时我正在雅安,从楼里出来时下意识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生死面前一切爱恨都显得可笑。一次打电话时我妈说你爸身体不好而且最近头发掉得老快,他憋了很多话想和你说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他怕你生气。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他们的关系从我怕他们变成他们怕我,怕字主谓语的转变经历了二十多年,这之间,他们老了老得怕我生气,怕得令人心酸。

现在我和爸妈一周通一次电话,依然没什么话说,我们总是刻意地找话题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我和父母之间的感情,大概是一种无可救药的斯特哥尔摩综合征。尽管谈到婚姻我依然充满恐惧与不屑,尽管父母任旧会对我的结婚工作生子做出各式各样的规划而我任会令他们失望,尽管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彼此相爱而又相互嫌弃的关系。但我尝试着去学会宽容与原谅。我还是爱着他们的,我想。

哦,那辆单车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漆掉了,虽然斑驳难看,虽然布满伤痕,我总算还是认出它的本来模样。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

谁要下

难离难舍总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推卸”

转载请注明:佳人网 » 童年时候的单车